創建者

周小燕

出生:1917-08-28 中國 上海離世:2016-03-04 中國 上海

周小燕,1917年生于上海。著名花腔女高音歌唱家、聲樂教育家,上海音樂學院終身教授。上海人。1938年留學法國。1947年,當世界各地的歌劇院都向她敞開大門時卻毅然回國。新中國成立后,歷任上海音樂學院聲樂系主任、副院長及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音樂家協會副主席等職。1956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黨。致力于歌唱人才的教育培養,執教60多年,悉心培養了一大批活躍在國內外歌劇舞臺和教育一線的優秀聲樂人才,為我國的音樂…

現已有10次紀念
  • 授人以漁最難,您做到了。
親友圈

照片

足跡

法國
1 年
德國
1 年
上海
1 年
布拉格
1 年
漢口
1 年

印象

親愛的
0
美麗
0
慈悲的
0
可愛的
0

安息

安息地

福壽園人文紀念公園 青浦福壽園

親友圈

紀念 1
日志 1
授人以漁最難,您做到了。
2018年12月20日 周晨 給她送出了郁金香
內容加載中…

燕子的家在春光里——送別恩師周小燕教授

不能相信,先生真的走了,在這個綠柳吐芽,迎春含苞的時候。       那年春天,先生在瑞金醫院做白內障手術,幽默地對我說:“我的這個腳有美國的鋼釘,那個胯骨里有美國的鋼板,現在這個眼睛也是外國的了,還好我還有一顆中國心,如果這顆中國心也要換了的時候,那可就徹底完蛋了。”我被先生的風趣逗笑了,本來是想安慰先生,反被先生的樂觀感染了。  …

      不能相信,先生真的走了,在這個綠柳吐芽,迎春含苞的時候。

      那年春天,先生在瑞金醫院做白內障手術,幽默地對我說:“我的這個腳有美國的鋼釘,那個胯骨里有美國的鋼板,現在這個眼睛也是外國的了,還好我還有一顆中國心,如果這顆中國心也要換了的時候,那可就徹底完蛋了。”我被先生的風趣逗笑了,本來是想安慰先生,反被先生的樂觀感染了。

      先生,言猶在耳,您遠去何匆匆!

      書桌上,去年先生贈的生日賀卡余溫尚在,燙金的心形圖案閃亮鮮艷,粉色絲織的蝴蝶翩然欲飛,當時一并送來的還有一個小小水果奶酪生日蛋糕……98歲的老人,竟然還記著我一個晚輩的小小生日,還送來這樣精致的禮物!

      衣柜里,先生送的旗袍蘭香依舊,那是先生惜了幾十年的愛物。當年我正準備著上海大劇院舉辦三十年代上海老歌演唱會,先生滿心歡喜,親臨指導,并指出我的造型照片的穿著與三十年代歌曲風格不符,回家翻箱倒柜,找出自己年輕時候的旗袍贈予我。

      琴房里,發現我用的雅馬哈三角鋼琴也是從先生家里搬來的,那是她換了一臺新的琴,這臺就給我放在這里上課用。對一位聲樂教育家來說,鋼琴意味著什么,是不言而喻的;讓弟子把一架用了許多年的鋼琴拿去用,其中包含的疼愛和期望,更是不言而喻!

      記得有一年的音樂會,先生給我留座位票的事,好像是昨天。先生說,“方瓊不僅是我的學生,也是我的同事,這個票,我得親自給她。”

      又一次我手術后回家,先生親自登門探視,小心翼翼地攙扶我,好像我是一尊脆弱而珍貴的古董花瓶。 美國寄來的巧克力,先生一定給我留一份,因為她記得寶貝弟子們的口味…… 先生的心里到底攢積了多少對世間的愛,我無法想象。只知道,她對待任何人,都充滿了平等與尊重。只知道,我們這些弟子所感受到的愛,都足以成為藝壇師生關系的佳話。

      那年先生回武漢參加父親周蒼柏雕像的揭幕儀式。秋天的東湖,清波蕩漾,涼風細雨中,我陪先生漫步東湖大堤上。先生激動難抑,感慨萬千。面對煙波浩渺,景色宜人的東湖,她告訴我們:“我是東湖的女兒!東湖是我的家鄉。”

      東湖景區的前身是海光農圃,先生的父親當年買下它,就為了今天。輕輕撫摸自己當年親手栽種的樹木,娓娓細數自己兒時的歡樂,先生神情一片敬愛與眷戀:“父親當年是有眼光的,他買下這海光農圃,就是為了造福家鄉人民,那時候,農圃就對外開放,周邊鄰人都來休閑。這些樹木是我和弟弟妹妹當年親自種下的,小時候我們經常在樹下玩?!,F在都長這么大了。”先生一邊說,一邊明凈地微笑,仿佛回到了孩提時代,回到父親的膝前。

       先生成長于東湖,她的愛大概也是從東湖起航的吧,揣著對家鄉的愛,父輩的期望,對音樂的向往。我想,就是這種愛,支撐著她趟過生命的河流,翱翔在音樂的大美的世界;就是這種愛,支撐先生為“人民音樂”辛勤奠基,為培育人才默默付出。 先生這輩子到底培養了多少人才,恐怕她自己也記不清,但人人都知道,她視學生為子女,視課堂為家庭。張建一、高曼華、魏松、廖昌永、楊小勇這些卓有成就的大家,都是得到她真傳的弟子。我有幸也在“周小燕的學生”行列當中。先生教給我的不只是歌唱的技能,也并不只是讓我在聲音上有所突破,最重要的是她把很多聲樂美學的理念,植入了我的心中。有了這些理念,在演唱與教學中,我得以形成自己獨特的藝術審美觀和聲樂教學風格。正是這些對藝術與眾不同的思想和理念,才支持著我一路走到今天。

      我曾建議先生出一套DVD,把自己的教學、成名的學生以及演唱曲目都錄下來,以備后來者學習。先生笑著說,“我的教學方法年年都在更新,都在變。”我說:“那就每年都出。”先生真是這樣,對音樂教育孜孜以求,活到老研究到老。但這樣的人,天下能有幾個呢?

      這些年,我們聲歌系的教研活動,不論民族和美聲,作為學科帶頭人的先生都是親臨現場,系里的任何重大活動,比如學生參加國內外的比賽,或者老師們的音樂會,她都會經常率領一些學術委員會的專家來進行審核指導……年齡對她來說,只是個抽象的數字,而那種投身事業、忘我工作的熱情,使她周身煥發著年輕的、迷人的光彩。

      20年前,知道我在“周小燕歌劇中心”成立了“小燕少兒合唱團”,先生就每周都來親自為孩子們上基礎課,親自指導。先生說:“小平同志說,電腦要從娃娃抓起。我們的音樂也應該從娃娃抓起!”耄耋老人,身先士卒。團里每個人都記得,當年得到過先生多少關愛與鼓舞。

      合唱團當年的娃娃們,有如東湖邊的樹木,早已成才,有一個當年受到過先生指導的孩子,叫沈逸文,如今已經是美國茱莉亞音樂學院作曲系的博士了。先生對音樂的執著,對音樂人才的舐犢之情,我們談起來都無限感懷,感慨萬千。

      先生離去時,小燕少兒合唱團的孩子們也來為她送行。我這個先生的弟子和先生的徒孫們,都舍不得和她分開,都只想陪著她,陪著她,多陪一會兒。透過淚光,我看著傷心的孩子們,感受到他們對先生的深深的愛,哀傷中又感到巨大而深沉的安慰。

      三月里,我迎來了自己的生日。這是大悲之后的生日,我的感受也和任何一次生日都不一樣。先生的離去,使我更懂得珍惜生命了,也更珍惜身邊的親人、朋友、老師、學生的陪伴。懷著語言不能形容的思念和感恩之情———語言確實常常蒼白,我不喜歡說得太多,況且對先生的愛和思念是要用一生的行動來慢慢抒寫的,此刻,我想為先生做一件實實在在的事情。于是我把生日這一天收到的微信紅包,還有同學們為我買鮮花、蛋糕的數量不一的錢,都捐給了先生創立的“祥燕藝術教育基金”,這是她生前捐獻設立的助學幫困專項基金,她希望能夠以此喚起全社會來關愛和扶持有藝術特長和夢想的貧困學生和教師。我在微信里一說,許多朋友也慷慨解囊,其中包括一些藝術界的朋友,比如演員凱麗,她既是先生的粉絲,也喜歡我唱的上海老歌。

       生日這一天,我為“祥燕藝術教育基金”募捐到的金額是:89290元。有的朋友在微信留言中寫了八個字:“讓愛傳遞,致敬祥燕”,讓我剛剛止住的眼淚又奪眶而出。

      恍惚中,我覺得先生是去遠行了,可能在某一個世紀,某一個空間,某一個路口,我們又會聽見她那美妙的歌聲,我想一定會的,就算我們難以再在生命中遇見,那就讓愛她的人在夢里,在心里,在自己的靈魂深處為她守護與祝福,當夜幕降臨,仰望星空,閉眼一霎那,也許就遇見了,這何嘗不也是個美麗的瞬間呢? 先生飄然而去了,選在這個春暖花開的日子。燕子的家在春光里,先生把一生鑄就的音樂之愛,留在春天的世界,把音樂之美,種在人心的春天里。

 

作者:方瓊 (上海音樂學院聲歌系教授)

顯示全部
2019年03月24日 思念者
內容加載中…

抖音能赚钱吗每天可以赚多少钱